青山隐隐

【丐明百合】阿廿

【丐明百合】阿廿


阿廿是一首歌,一团火,一只狰狞着向你邀舞的妖精,一缕在人间放肆着大笑的魂魄。


阿廿在我心里,也会每个女孩心里。


阿廿坐在光明顶最高点上俯瞰圣火的光和整个神墓山,怀里抱着一坛女儿红,身边放着一封写给尹九师兄的信。


她要去太原杀狼牙军,再也回不了君山去。


然后她遇上从天上如断了翅膀一样坠落的陆无名,也许出自心中不变的那份侠和义,阿廿成功在陆无名落地之前把她接住了,又往天上一抛,双人轻功飞上光明顶。


阿廿发现这个突然坠落的明教女弟子穿着一身血染红的白色袍子,闭着双眼一直的昏迷。


她没试着去弄醒这个天外的来客,就是开启那坛本该送给尹九师兄的女儿红,沾了一手的酒香往陆无名脸上洒。然后又吮吮自己沾着一点点酒液的手指尖,两只手一起伸出去抱着陆无名。


这是阿廿第一次见到陆无名,抱着昏迷的她在光明顶上吹夜里的凉风,看离自己头顶很近的星星。


阿廿眯眯眼,又想去开启那坛酒哪怕闻闻味道也好的时候,陆无名醒过来了。


醒过来无非是先颤动几下睫毛,又动动小拇指,吐几口血正好染染阿廿新的衣服,然后睁着眼睛对着阿廿看。


其实陆无名不会说中原话,但是阿廿知道明教的弟子都应该姓陆,叫什么都行,或者没有名字等着她自己来回答。


阿廿这时候仰头喝一口别在自己腰间的普通酒,还是抱着陆无名,又多拿起了原本决定送出去的女儿红,往光明顶下面飞。


阿廿发现陆无名不会有太大表情上的变化,就是轻轻惊讶着吚吚哑哑说一阵,尽是阿廿听不懂的话。


后来阿廿带陆无名去找大漠里的医生去治,治来治去又有了懂一点汉语的大夫翻译,才知道陆无名是轻功飞到一半失去意识的,因为太疼了。


陆无名受的伤,一点没好,从洛阳受狼牙军陷害就一直往明教赶回来,衣服上的血都是凝住的,过了许久。


然后阿廿和陆无名说好去太原,一起去太原杀狼牙军,能杀几个是几个,大不了实在脱不出去阿廿就打陆无名一掌,顺便震断自己的经脉。


大风起兮——


阿廿有时候光着脚看落日,在陆无名身边喝着酒不知从何处摸出两块铁板敲击着高歌,声音又糙有暖和,陆无名听不懂但也浑身舒坦。


云飞扬。


阿廿是个很神奇的人。


她在君山的时候,大家都养鸟,师姐和师妹都像养一只白凤出来,唯独她有了选白凤的机会却还是和没看见一样选的栖夜。


一人一鸟很神气,阿廿有时候一吹口哨把栖夜叫下来,让它在自己手臂上停一会,又一挥手,鸟飞出去了,阿廿还在地上看,看栖夜的翅膀划出来的轨迹。


陆无名记得自己见到过,那个黄昏的时候,阿廿在映月湖边上看落日,光照在阿廿眼睛里照得她的眼睛都是璀璨的金色,而鸟原本漆黑的翅膀都像烫上赤金的边羽。


阿廿那个时候在发光,陆无名记得。


陆无名还是不会说汉话,但是偶尔说出来的胡语带着漂亮又安静的一卷一卷,总是让阿廿舒服,抱着陆无名蹭啊蹭揉啊揉,慢慢走上去太原的路。


到晋祠那天又是黄昏,太原的天是彩色的,陆无名记得阿廿当时遥遥远远一指天上有什么东西,她抬头望着五彩的云出神的时候阿廿的嘴亲上来,吻在她的唇上,冰冰凉凉还是说不上的热乎,停了几秒才离开。


“我喜欢你,陆无名。”阿廿一边说一边笑,此时她腰间除了一个酒壶还挂了一个小酒囊,陆无名第一次看她取下小酒囊小小喝了一口。


陆无名其实不知道阿廿说了什么,但是平生第一次从嗓子里冒出两个陌生的熟悉的词——“阿念。”


“是阿廿。”阿廿纠正着陆无名的错,还是笑得很开心。


“阿……年。”陆无名继续努力。


阿廿有的时候会不耐烦,但是也不像不耐烦的样子,两只手捏捏陆无名的脸:“阿、廿。”


“阿廿。”陆无名说。


陆无名第一次看见阿廿哭就在这个时候,天地这么广大,留个她们两个的是战火之外的最后一点点安详而温软的时间。


阿廿笑着大哭,又像是哭着大笑,大喊大叫往前走,牵着陆无名的手。


阿廿会唱歌,大喊着吼出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陆无名其实没听懂,她还是没听懂,只是像有感召一样抬起头看了看太原的树,叶子都落在地上,早就没了春的样子。


两个人到的晋祠,两个姑娘手牵手来到的晋祠。


天很红,有火烧云,还有七彩的云,还有地上狼牙军的火映出来的红。


两个人运气有点好,不算死守也不算强攻,就是在人群之中两个人一个拿短棒一个握双刀,只有两个人杀进杀出打死好几个狼牙兵又擒住了李怀仙。


但是人真多,多的像地上数不清的火苗,多的好像天上一丝一缕的云。


阿廿如约一掌打死陆无名又让自己静脉寸断的时候,手抖着拿出那个酒囊二话不说往陆无名嘴里灌,又咬着陆无名的嘴舔着还没被人咽下去的残酒。


天红的,像嫁衣,像红烛。


阿廿的酒囊里是原本应该留在光明顶上的女儿红,这是她爹娘留给她成亲的酒。


糟蹋来糟蹋去,一辈子过完了。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完※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