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隐隐

遗客随笔(二)

019 系之今天把我藏在米缸里的金桔偷吃完了。
所以家里没东西吃,我必须要准备些吃的在家里,再去买点金桔回来补上,因此我去请假。
谁知道走到一半太学一群人突然蜂拥而出把我拦下,个个手里拿着果盘,个个果盘里放着不同的干果鲜果。
"尹夫子今天来讲课吧!"太学院长,一个七十好几的老头子,冲过来抱着我的腰大哭。

020 嗯,我不止修史,还在太学讲课。
我在看着不到百尺远的翰林院,那个能让我请假的地方,表情复杂。
一边的汪学正捧着一盘上好的芦柑上前来:"水果都是为你买的,下雪了可带回陆宰执府上去。"
不愧是我的启蒙夫子,了解我。
好的吧,我来上课。

021 "检查功课,三天还是五天前让你们背的齐物论。"
咔嚓。
"从宋知方开始,接下去。"
咔嚓。
"一人一段儿。"
咔嚓。

022 "夫子,学生认为您讲课还吃梨,不太好。"宋知方站起来奶声奶气地说。
我给启蒙,教的全是小娃娃,才发现这些娃娃在偷偷拿衣服袖子抹口水。
好吧。我把梨放下。

023 "夫子,偷吃炒栗子也不对。"
啧,这群小娃娃好烦啊,果然我消极怠工是有原因的——我这么小心都能发现。
哦,那是王御史家的小公子。

024 午膳是大学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候。
"鸡烧淡了,皮下油也没干净,汤里没放盐,还飘着一层油花。"汪学正冲我指了指一边的鸡汤。
"鱼羹烧久了,都老了,不滑也不嫩。"又指了指鱼羹。
"烩豌豆是吧,也煮久了,汤不亮,发灰。"还指了指烩豌豆,而后转身冲我道,"伯霁学着点,做东西出来就是丢我的人。"
汪学正是我的学术启蒙,也是厨艺启蒙。

025 可亲可敬的汪学正。
单为他写一条。

026 饭时聊天儿。
"伯霁今天得教小子们《道德经》了。"和我一个班的林夫子说道。
怎么又是这个,我生气,不悦,忿。
"那让你教《尚书》你行么?"汪学正就会和我呛。
"会!满招损 谦受益!"我迎难而上。
"还有呢?"汪学正挑眉。
好的,我去教《道德经》。

027 汪学正叹气:"其实我们当初都在想为什么你爹不给你搞个关系把你弄成一甲进士及第。"
你们……
不远处太学院长还红着眼颤颤巍巍举起手来:"后来我们发现,可能你的传胪都是子疑给你搞的。"
嗨呀,好气。"

028 在下尹孤舟,字伯霁。家父尹相知,字子疑。
我不喜欢儒术,为人诟病也很久了。
但是我是旧朝以来除前参知政事颜琲之外最富盛名的大文学家,这是我们巷口说书老人家说的,给他三两银子他能给你吹上天去。

029 今天教《道德经》了,先讲核心句: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伯霁,那不是核心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不想讲课的借口。"汪学正在廊下靠着柱子坐着周边中觉,没想到他竟然听见了。
我也想中觉,为什么别的夫子可以中觉我不可以,不仅不可以我甚至还要讲大道理。

030 好吧,一堂课上完了,换汪学正上课,我去中觉。
耳边朗朗书声,身晒暖暖阳光。一只棕黄色的猫跳在我的肚子上,毛皮发亮,眼睛也很好看,就是胖了点。
求您下去,我要吐血了。
"读书要用功!别像你们尹夫子一样不学无术!"汪学正吼得很像,估计在教训学生,我正的要吐血了。

031 小娃娃太皮了,受不了了。
我申请去教别的,院长告诉我只有女学生那里的幽兰学院缺夫子,我挺乐意的,遂往幽兰书院去——哇,这地方真眼熟,据我所知这里门板边上有个乌龟是我和系之小时候画的,还有棵梅树是我种的,台阶上刻着我其实的诗。
原来我家被圈来做女学生的学院了,美滋滋。

032 偌大的尹府哟。
思想着,几个女学生下课把我围住了。
"尹夫子,您和陆宰辅……嗯……"脸红。
我和系之?
"啊啊啊这句话记下来!我们回去交流有段子讲了!"有别的女生窃窃私语。

033 "谁上谁下!"脸红的女学生终于嗯完了,以极洪亮的嗓门吼出这句话,周围的小姑娘们都用一种看英雄的眼神看她。
哇,你们小姑娘都好问关乎男人面子的问题吗?
"系之居于吾上。"论官位,他是最棒的,毕竟我朝未有同平章事,但系之是未来之星。
女学生们一脸不信。

034 "谁居于你上?"背后飘来极耳熟的声音,女学生都下意识去看,我转身去,是系之来看我。
他笑着,立在书院墙下,黑色的瓦白色的墙,还有他。
女学生放弃我,跑去围他了。围他好围他好,他是陆维他。系之脸一下就红了,一副没见过女人的样子。

035 "陆大人,《清商怨》真的是您洞房第二天中午腰疼差人送去给尹夫子的吗?"一个女学生第一个发问,眼睛亮晶晶,搞得系之直接懵了。
"什么?"
"《清商怨》。"我提醒他。
得了,系之脸又红了,说他在上面也没人信,好吧。

036 情商怨
新山古道相迎。红蜡落窗棂。锦衾梦觉,浅温人初醒。
醉里顾望幢影。正惆怅、晓来鸡鸣。惊起推门,孤帆万里云。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