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隐隐

还是赞美别人吧,好的东西就是要被赞美的。

【rps丨朱白】🌟(nc13,有血腥表现)


阅前注意:


⚠️不要上升蒸煮,上升煎炸都不要上升蒸煮

⚠️真的不要上升真主

⚠️全部都是卑劣的我的什么呢?“卑劣的我的妄想”。


丧到没力气驾驶文字撞人。

搭配bgm是陈粒女士的《远辰》。

————————————————————————


朱好像包养了谁。

男孩?女孩?

他们每天站在床前讲价,朱很好就能说定,只是那个对象很难搞。

直到月亮爬到窗上他们两个才开始抚摸彼此。

直到月亮跃到窗下他们才结束制造噪音。

血淋淋?甜蜜蜜?

————————————————————————

































白宇欢迎您的下次光临。

还是需要带上避孕套,不然不……不,不是说你不干净啦,就是不安全,所以要带上避孕套,带上避孕套是安全的喔。

六百元怎么样都是可以的。

据说是一句双关。

他还没开通花呗支付吧,年轻的穷人还是不要找他为好,不然花呗花光那天还有什么呢?

最好不要写字啦,不太好擦,而且这也不算是什么特别能满足自己的炫耀,不是吗?

特别是油性笔。油性笔禁止。

只有一个人不带避孕套而且固执着要写字也可以,但是白宇不会告诉他。

他心里的东西堆在一起,当啷当啷响,哗啦哗啦全部倒到不知道通向哪里的无底洞里,有空就消化一下,没空就不消化,总有哪天醉酒呕吐了可以偷偷夹带一些它们吐出来。

不给你看。

不给你们看。

不给看。

不许看。

不让看。

不要看!

不要看!!!!!!!!!!!!!

——————————————————————

他站在地毯上和他对视。

沉默着拉锯。

地毯又不贵,但是白宇就是偷偷露出那种“你不要我了我要报复你但是我好怕你生气”那样的表情,朱一龙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自己会有那样的表情习惯。

但是和满头满脸都是血的人睁开双眼对视,朱一龙没有办法只好不停自我过度解读。

也许是一场暗杀。

但是家里的钱没有多,牛奶没有少,面包没有放坏掉,洗面奶也没有泵出泡泡。

朱一龙数一数白宇,只有一个。

白宇站在客厅正中央,浑身上下都是血,红色的黑色的乌糟糟看不清楚,不知道是哪种动物哪个人,没干的一点一点滴下来。

他们两个还在对视。

三十万,一百万,一个吻,一顶帽子,一条野狗,一把破锁,一串钥匙,一屉蒸包,一片宇宙,一群孤魂。一个人,两个人,一个人。

朱一龙走过去。

白宇站着没有动,他们还是交触眼睛,交触空气,交触世界。

白宇站着没有动。

突然之间他碎了,一块肉,一块肉,一块肉散开来,也没有多少可以散,均均匀匀,慢吞吞地掉落洒在地毯上,还有内脏,骨头,没有血。

在朱一龙没有触碰到他的时候,白宇突然之间碎掉了,好像下水沟爆炸炸出来好多污秽物,好像宇宙爆炸炸出来好多星星的屑,好像更远的黑暗爆炸炸出来好多字词标点。

现实主义漂浮在天上,浪漫主义朽死在地下,中间触碰白宇,然后他奇迹般活过来。

人是万物的灵长,奇迹的奇迹。

他锈死键盘去拥抱他的同类。朱一龙拥抱白宇,朱一龙拥抱白宇,朱一龙拥抱白宇。

汽水拥抱大地,白云拥抱所有哭泣的灵魂,朱一龙在以我的见解拥抱白宇。朱一龙拥抱白宇,朱一龙拥抱白宇,朱一龙拥抱白宇,朱一龙拥抱白宇,朱一龙拥抱白宇。

朱一龙拥抱白宇。

当然朱一龙先生也曾经在午夜时分爆炸并且粘合好自己。


现在请他们两个马上做爱。

朱一龙脱下自己的衣服,暂时性地摆好白宇应该的姿势,白宇带着抗议别扭成另一个,于是朱一龙就笑一笑,原谅他,拥抱他。

尽管拥抱这个词被过度使用了,但是他就是拥抱他。

然后他们交合,像任意一种动物,万物生长的季节,我们都可以做的一切都是最接近完满的结果。

他们在心里盛放着爱情而后交合就对了。

万幸人这种过誉了的容器暂时还能保持他原本的作用,他们盛放着彼此相爱的过程,盛放着彼此相爱的感觉,盛放着彼此相爱的结果。

在地毯上。

朱一龙拥抱白宇。




最后的最后我需要声明一下:
1.“然后他们交合”之后的整个段落都是我使用了ios手机自带的输入法联想词而完成的,还有以“盛放着”开头的排比。
2.现在我被女性同人AI控制了,虽然我对上面所有文字负责但是你如果因此骂我的哥哥我会骂你的。
3.我很现在的讨厌自己,因为我抱着我的玩偶在床上入睡的时候脑中的故事并不是这样的,可是……总之它变成这样了,对不起。
4.求求了,别上升蒸煮。

谢谢你们

男孩子他们诞生自罐头中

完美的


远眺女孩溺死在死海里

一整团尸体嶙峋地刺出海平面成为岛屿


男孩子可以随意去岛上挖走一块

含在嘴里

女孩只能原地不动 任凭流水冲刷

她们溶解在水中

成为新罐头的冷凝水

【巍澜】七日混沌

是小鬼王的故事



何为七窍?

——目可视,鼻可嗅,舌尝味,口能言,耳能听。

——此为人,人为万物灵长。

 

 

他是顽石中的一块。

 

幽深低回的九幽之下,无垠旷野上诞生千万个他的同族。他们拥挤在一起,靠最简单的蠕动前进。在根本不会妨碍任何人的大不敬之地。

 

直到天空中飘落,火一样冷雪一样热的东西,恰巧落在他整个形状不明的中央。

 

他活了。

 

得以狂奔着逃离他根本受不了的族群,他永远不转身,永远不回头。

 

 

阳光照射到大地上每一个值得受到宽恕的它的子民身上,突然之间包括进了他,突然之间宽恕了他。可他仍旧漫无目的地游荡,有时候累了就躺下,极大多数时候他行走,少数时候他奔跑,或者滚过大地凹陷处泥浆和湖泽。

 

他听说他的兄弟也来到大地之上,风告诉他。

 

于是他随意寻找到一处与自己气息最相近的地方开始抓捕同他一样的逃离者,撕咬他们还有侥幸韵味的脖颈,掏挖他们中心的空洞,寻找同他中心同源的那个东西。

 

直到一个青色的人影出现在他眼中,竟然是个人。他们两个看着彼此,看着彼此眼中的自己,看着太阳落下由月亮交替,看着万物生长死亡。

 

他看见了。

 

那个人身上带着光明,黑夜里他也能看见,他也能晓得。

 

而后他惶恐于自己的肮脏被那个人看见,又安享那个人暂时独属于他的目光。他自惭形秽,又泰然处之。

 

他放下手中因为他的撕扯而残缺的同类,他站立在水中。他口中泛着苦涩的腥气,但是好饿,饥饿突然击打他的腹部,烧在他的喉头,烫出一片丑陋可怖的形迹,致使他铭感根本不存在的五脏六腑内的酸楚,难免偷偷地消化掉干呕的感觉。

 

他嗅到了,感觉到了,尝到了。

 

“你叫什么?”那个人问。

 

他按照应该回答的内容回答,好像天生的一样不慌不乱,但同时以双手摩挲自己大腿两边外侧,妄图擦去手上的血污。

 

那个人自作主张地接着他的话,说这一个不好,还要帮他重新想一个,似乎假情假意托着下巴想了好一会,但心里早有了打算,慢吞吞地冲他笑,好像风吹在他脸上。

 

你看这世间,巍巍高山绵亘不绝。

 

亦如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

 

于是他叫巍了,听起来是个风光的名字,但是除开那个人无人与他分享,如何在口中默念也不有那个人叫他那样让他心中除开憎恶生出其他的情绪。

 

他听到,他能回答到。

 

 

而后由那个人塑造出来的特别平静的一天,他死去了。

 

当他重新活过来的时候,耳边有万物呼吸的声音,雷声滚滚雨声绵绵,以及其漫长的一瞬间穿刺他的耳膜连接他张开的嘴发出它们。他手中诞生风雪,眼睛能看千百里,但唯独看不见那个人。

 

昆仑!

 

他在旷野上号呼,只是万物振动下只觉得神明降怒,长跪他的号呼的所有生命中还是没有那个人。

 

他好像从未活过,把自己蜷缩成极小极小的一团。

 

他变回顽石中的一块。

 

在漫长的告别中,他终于明白了一切的故事与其中的事故只是经过他的,一如他在邓林之阴站立过的河流,流水经过他,直到尘埃落定了才愿意告知他惊鸿一瞥中所有被他遗落的细节。可是这时候他也变成流水,也变成高山,但是没有了昆仑。

 

 

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混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混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

 

 

直到他再次思虑出生与死的关系。

 

他安睡在大学路九号某幢户主姓赵的小别墅里,等当时安详地宽恕他的太阳再次宽恕他,等他等过的那个人再次赋予他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除了分离。

 

太阳五点半会升起,他八点钟要起来去龙城大学上班,十点半上完第一二节大课之后要回家做饭,中午十一点半之前要到特调处给那个人送饭,下午十四点要回龙城大学上班,十七点去特调处接那个人回家,太阳十八点半会落下,他们或自己做饭或出去吃饭,晚上二十三点半之前会熄灯睡觉。

 

他终于活着成为了人,而不是山,不是水,不是万物中除开人之外所有不必要的东西。

 

他要触碰他的爱人。

 

如同他的爱人每次触碰他那样。

 

 

 


月亮哪有星星好。
星星们汇成整片吵闹的宇宙,
而月亮只是借由他人和太阳发光的死物。

林大宇真的好瘦好瘦
我已经和无数人说过了
他那条裤子真的要掉下来一样
我真的好心疼呜呜呜呜

前几天发在一罐上的……
小巍写信,我落泪罢辽。


那个澜澜是另一个小姐姐sl我的,我落泪就更多了。
秋天到了吧。

北北没说我爱你!!!!!
知道你的我爱你不是轻易就能说出来给我们听的!!!!!

终于完结了
我真的很喜欢
但是
他们都是光明下为了良善而生

尊重每个结局
不会强求
谢谢

【朱白丨RPS】他们由这些组成

R级

非常我流

受那个很著名的鹅妈妈童谣ai神仙生成器启发,是晚到的中秋贺文


       他好像月亮。

       直到有人挡住所有的光源,朝他伸手、朝他笑。

       忽然之间的倾盆大雨淹没他,于是月面覆盖着的代表冷漠无情的碳化物溶解在水里,翻出一个又一个细小黏腻的气泡。

       他变得好像汽水。


     “你是例外。”燃烧的尽头抚摸他后颈的脊骨,那里曾经嶙峋着突出来一块——他的青春期太瘦了,多小码的裤子也要系一系腰带,扣在最里的腰带还能放下三根多余的手指头。

       粘稠的安静里他们交换下一个亲吻,抚摸着他的最亲密的手来到肩胛,去向手肘,停在他脆弱的手腕。那里一根食指捏着他的手链,中指和无名指亲昵地攀上他的皮肤,小指悬停,大拇指来回摩挲他青黑色的经脉。他被攥住了,那只充当探索者的手锲在他身体的一部分里,有几分发誓要和他永远捆绑在一起的意思,和他固执的主人最本源的意志赤裸着暴露在他的眼前。

       龙哥……龙哥,你太用力了。他不得不出声去提醒,再等到朱一龙反应过来,世界已经又旋转着失去它一小部分的泥土了。

       因为离心力被甩脱出去的泥土们散落在无边荒芜的宇宙中,唯有映照出光芒的灵魂才传出来几声回响,回响的集合体凝合冰晶变成云,云投射到人间的万物,钟灵毓秀的各自一点,全部顺由谷地河道流到他的眼前人。所以朱一龙迟钝消化自己的内部,外显出来的与世无争,在他面前打破,又他面前重新由这本人拼就成明亮如同炸药瞬间点燃的瑰丽。

       好像不容置疑地摘下天边的未来,硬生生要他接受,那满腔绽放在断壁残垣间的爱意。

       这笨拙的鲜活感,门把手被缓慢扭动的松快感,唇齿间好像泛着一阵又一阵的铁味。他笑着去推他的哥哥,恰到好处、不痛不痒。他的哥哥按照应该定好的剧本抱紧他,床单和皮肉摩擦着发出相类似的笑声。

       此时他的欲望被剥离出来,天地万物最慈爱的母亲,悬在空中垂眸静默注视,注视一堆灰屑组成的活物握着他的性器遵循上古规定的求欢法则缓慢撸动,他不得不去迎合。

       所有的笑声全部汇合了,寻求那发泄口,却不得其法,不解其意,他呵手妄图去挽回它们,但是这群似死似活的怪物不让他触碰。他想到自己应该生气一下,可是朱一龙不让他生气,不给他生气的暇余了,好像撒娇一般挤进他湿润的内里来,不允许他想到其他除开此时此刻以外的东西。


       他们严丝合缝。

       他们在静谧的大地上,做彼此的枷锁,做彼此的囚笼,并将一直这样相亲相爱着。


       朱一龙轻轻用嘴唇拨开他汗湿的刘海,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个疲累的吻,而后终于,用终于找回来的声音呼唤怀中睡熟的爱人。

       ——例外的汽水逃避神罚,他们永远不会被剥离最初的鲜活,永远不会是去天生的甜味,永远不会不被他人所爱。他们是神子,他们是天赐福这个世界的宠儿。

     

       “白宇。”

        于是世界上所有哭泣的灵魂归位了。

        在又好又亮的月亮下,他们都回归到各自的梦中,默祝世界上所有幸福的人们更加幸福,团圆的人们更加团圆,美好的人们更加美好。


        中秋快乐。